2014年4月24日星期四

2014/4/24 「主管真正的職責—— 為部屬的工作增加價值」

主管

主管真正的職責—— 為部屬的工作增加價值

摘錄自:經理人月刊 電子報                        2014/4/24
整理‧撰文 / 蔡芳紜

英特爾前總裁安迪‧葛洛夫指出,主管真正的職責是「為部屬的工作增加價值」。主管必須想辦法改善部屬的工作習慣、方法,甚至調整工作內容,做更有效率的生產,提升團隊產出的質與量,才能成為一位稱職的主管。

「你是個好主管嗎?」

無論你覺得自己夠不夠好,都必須正視一項重要的訊息:你的管理行為,對部屬將會造成舉足輕重的影響。

根據瑞典學者研究指出,工作者擁有一位好老闆,將可降低至少20%心臟病發的機率;如果跟著同一位老闆4年,心臟病發的機率更可降低39%另一項對美國上班族的調查結果則指出,工作者會選擇離職,通常並不是為了離開公司,而是為了擺脫壞主管。

在職場上,主管有權開除不合乎標準的員工。然而,當部屬面臨不適任的主管時,卻無法炒老闆魷魚,只能默默承受,直到耐性耗盡的那天黯然離開。就組織而言,好員工是很有可能為了「開除壞主管」,連帶「開除了你這家好公司」。

而一個好主管,究竟該做到哪些事呢?

許多人都以為,管理者的工作就是將公司高層的指示往下層傳、使喚部屬幫他做事。不過,英特爾(Intel)前總裁安迪‧葛洛夫(Andy Grove)卻在《葛洛夫給你的一對一指導》書中指出,這是錯誤的觀念,主管真正的職責是「為部屬的工作增加價值」,也就是,主管必須想辦法改善部屬的工作習慣、方法,甚至調整部屬的工作內容,做更有效率的生產,提升團隊產出的質與量。

掌握9訣竅,讓部屬樂於為你效命

一個主管若無法使部屬願意為他效命、建立有生產力的關係,就不能被稱做好主管。要達到這樣的成果,主管必須確實做到以下9件事:

1.認知自己是主管:

剛升任主管時,新手主管要了解自己的角色已經轉換,過去只要負擔個人績效,現在要帶領團隊,讓團隊發揮綜效。此外,升上主管也代表你開始當夾心餅乾,要同時面對從上、下而來的壓力。

2.了解部屬並發掘優點:

提及「主管」,大多數人腦海中第一個浮現的,往往是主管開罵的景象。其實,一個稱職的主管除了注意部屬缺點,更需要了解部屬的優點,才能適才適所、將對的人放在正確的位置上,以發揮更大的生產效能。

3.傾聽部屬心聲:

經常打斷部屬說話的主管,也無法贏得部屬的信任與尊重。唯有放下成見,願意閉上嘴巴、聆聽部屬心聲,主管才能對員工產生影響力,創造更大的績效。

4.保護部屬:

除了將工作任務交付給部屬,在部屬執行任務的過程中,如果遇上任何阻礙,主管都必須在第一時間跳出來排解,或者適時爭取部屬應得的權益。

5.讚美部屬:

員工最大的成就感來源,就是主管的「讚美」。在部屬照著原先設定的目標努力,並達到所謂的「好的結果」時,主管就要立刻給予回饋,使部屬了解自己做對了,往後也能擁有更好的動能,繼續努力做出對的事。

6.斥責部屬:

評估部屬努力的成果時,如果發現他並未達到設定目標時所說的「好的結果」,主管也要立刻給予另一種回饋:「斥責」。斥責是針對事件、不牽涉人格的指正,它必須在部屬犯錯的當下執行,才能有效預防再犯。如果主管不立刻斥責,只會姑息不良的工作方法,讓錯誤一再發生。

7.授權與賦權部屬:

在職場上,能力出眾的工作者容易先被拔擢,但是當上主管後,由於部屬能力往往低於主管自己,許多主管因而不敢放手讓部屬做。其實,主管的任務在於提升團隊的總產出,因此,主管更需要授權,才能拓展新業務、協助部屬成長,讓團隊產出繼續增值。

8.與部屬分享資訊:

在傳統的觀念裡,組織營運的成本、獲利、銷售額等資訊,都被視為最高機密,結果導致搞不懂公司想做什麼的員工,無心於工作。其實,將營運面的重要資訊分享給員工,使他們了解公司的使命,反而能激發更多的責任感,對工作負責。

9.清楚設定目標:

管理大師肯‧布蘭查(Ken Blanchard)在《一分鐘經理》提到,主管還必須確定:部屬清楚什麼是「好的結果」,以利事後對工作績效的查核。此外,設定目標也能預防雙方對「該做的事」認知不一致,創造有效率的生產行為。


本文摘自經理人特刊-帶人的技術



2014/4/24 「每日一句學管理」…… (32)


摘錄自:經理人月刊 電子報                        2014/4/24

凡事都留個餘地,因為人是人,人不是神,不免有錯處,可以原諒人的地方,就原諒人。


——李嘉誠,香港長江集團創辦人




2014/4/24 「行色匆匆的奧運首航」

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真相1912-1937(上)   

行色匆匆的奧運首航

摘錄自:大都會文化‧時事歷史報 電子報 - 中華民國在大陸的真相1912-1937(上)2014/4/23

★★行色匆匆的奧運首航★★

國人一直在期待,我們能在奧運賽場上揚國威。

◆奧運之路◆

現代奧林匹克運動傳入中國,並取得發展,經歷了一個漫長的過程。

1896年籌備第1屆現代奧運會時,國際奧會便向中國發出了邀請。當時的清王朝因對奧運會不瞭解,沒有答覆。19047月至11月,第3屆奧運會在美國聖路易城舉行,許多中國報刊曾報導過第3屆奧運會的消息。1906年,中國的一家雜誌介紹了奧林匹克運動的歷史。19071024日,著名教育家張伯苓在天津學界運動會發獎儀式上,以「奧林匹克」為題發表了演說,他建議中國組隊參加奧運會。1908年倫敦奧運會後,天津一家報紙再次介紹了奧林匹克運動的歷史,還提出要爭取這一盛會在中國舉行。

19101018日至22日,在「爭取早日參加奧運會」和「爭取早日在中國舉辦奧運會」口號的鼓舞下,在南京舉辦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全國運

動會——「全國學校區分隊第一次體育同盟會」。

1913年開始舉辦的遠東運動會(最初名為「遠東奧林匹克運動會」),是奧林匹克運動在亞洲的先驅,中國是發起者之一,並取得了較好的成績。1915年國際奧會致電承認了遠東體協,並邀請中國參加下屆奧運會和奧委會會議。1922年,時任北京政府外交總長的王正廷當選為國際奧會委員。

1924年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成立後,中國陸續加入了田徑、游泳、體操、網球、舉重、拳擊、足球、籃球等8個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第8屆奧運會,我國3名選手參加了表演賽。

19286月至8月,在荷蘭阿姆斯特丹舉行了第9屆奧運會,我國派出了觀察員宋如海。1931年,當時的中華體協被國際奧會承認為「中國奧林匹克委員會」。中國正式參加奧運會的歷史,由此開始。

◆形單影隻◆

19327月,第10屆奧運會在美國洛杉磯舉行。

原本,中國不準備派運動員參加,僅由全國體協總幹事沈嗣良前往觀禮。而日本帝國主義扶持的偽滿洲國,為了騙取世界各國的承認,竟然電告國際奧會,擬派劉長春、于希渭作為「滿洲國」選手參加奧運會。消息一經傳出,舉國譁然。

劉長春是東北大學學生,全國短跑記錄的保持者,當時正在北平,他斷然拒絕代表偽滿洲國參加奧運會。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國民政府決定,劉長春、于希渭作為運動員,宋君復為教練員,沈嗣良為領隊,代表中國參加奧運會。

78日,劉長春一行由上海出發,由郝更生、宋君復率領至碼頭,受到上海市人民數千人熱情歡送。

中華體協董事王正廷到場主持授旗典禮並致歡送詞:「我國此次派君參加世界運動大會,為開國以來第一次,實含有無窮之意義,余今以至誠之心,代表中華全國體育協進會授旗與君,願君用其奮鬥精神,發揚於洛杉磯市奧林匹克運動場中,使中華民國之國旗,飄舞於世界各國之前,是乃無上光榮也。」隨後,劉長春致答詞表示了為國爭光的決心。于希渭因被日本人派專人看守,無法離開東北而未能成行。

經過21天海上行程,劉長春於29日抵達洛杉機,受到籌備會人員及僑胞的熱烈歡迎。

開幕式的場面,令中國有些尷尬。泱泱大國,幾億人口,僅幾人成行。要不是臨時拉來幾位留學生充數,真的是慘不忍睹。中國代表團由劉長春執旗前導,後面是總代表沈嗣良、宋君復以及中國留學生和美籍華人劉雪松、申國權、托平,共6人。

劉長春原擬參加3個競賽項目,因旅途勞頓,遂放棄了400公尺跑。可惜,海上顛簸多日,造成劉長春體力嚴重不支,他在100公尺、200公尺預賽中,僅分列小組第五、六名,遭淘汰。中國人的首次奧運之行,就這樣匆匆畫上了句號。



2014/4/24 「在台東部落 看見在地老化的萌芽」

在台東部落 看見在地老化的萌芽

摘錄自:健康e世界 電子報                              2014/4/24
/巫瑩慧

4月初與友人在台東聖母醫院的協助下,來到了金峰鄉嘉蘭村,學習了部落長期照顧的模式。這裡是2009年八八風災的重創地,當地人說我們所走的河岸馬路是當年被沖走的4排房舍原址所重建的。馬路下只見綿延的砂石,但是外來人何曾知道這片河川地原是孩童嬉戲的綠色天堂。

街角轉彎處,長期照顧服務據點就設在離河道不遠處的一座兩層樓的房舍庭院中,這是災民吳金桃所捐出的,她現在也是據點的督導。一樓規劃成一個托老休息空間、一間辦公室、一間無障礙廁所和盥洗室、一間廚房。十坪上下的庭院中心處,則擺設了長方形桌子和椅子,做為活動場地;旁邊則有電視和簡單的音響設備作為娛樂用途。另外有一些櫃子放置常用的文具和長者所完成的手工藝品,整體設備雖然陽春卻也符合所需。

健康活力站和家庭托顧的服務

在開放的庭院中,每個星期一、三、五上午,社區的老人會來這裡參加健康活力站,做傳統手工藝、唱歌、運動、協助準備餐食、參與鄉村里民或社區發展協會的各項活動。我在他們的作品中看到了精心製作的原住民腰帶、項鍊和提包等。辦公室的入口也看到蝸牛殼串起充滿創意的門帘。健康活力站除了固定有30位左右長者參加外,也有社區中的2-3位身心障礙人士融入,庭院中的兩座吊扇,就是由自閉症夥伴所彩繪的。

而家庭托顧則是比較新的項目,目前有3位長者和3位身心障礙人士,分屬2個托顧家庭。週一至週五,8:00-16:00,。值得一提的是,每週的一、三、五他們會和健康活力站的夥伴一起參加由專人所帶領的活動,豐富了生活的連結。週二和週四雖沒有特定項目,但會有服務員在身邊陪伴和守候。只要長者體力許可,都會在中庭隨性活動。有些社區的長者或居民也可進來,一起看電視、聊天,並且和進進出出的其他工作人員互動。或者在這個開放的空間中,進行所喜歡的項目。我訪視的當天,有一位唐氏症的成年人在畫圖,另外一些人在看韓劇。我問工作人員,這些不懂韓文也看不懂國字的老先生和老太太,如何掌握劇情? 原來是他們會經由討論或詢問得知答案,生活也在這樣的人際互動中鮮活有趣起來。

送餐、共餐和寒暑假的營養午餐

這裡菜單都統一由聖母醫院的營養師設計,再由這個據點的廚房準備和發送。每天平均要準備404-5道菜的便當,分送給方圓12公里內的長者,還有30多個健康活力站長者和家庭托顧共餐的夥伴。我那天吃的是3個青菜,3片香腸和一尾煎魚加上QQ的白米飯,飽餐一頓。督導說偶而鄰居或家屬會送來蔬果或食物,更可以另外加菜。

比較特殊的是,每逢寒暑假會受嘉蘭國小以及鄰近的介達國小委託,送餐給30多位低收入戶的學生。所以平日40~70個便當是常態,高峰期則超過100多份。

結合鄉公所和社區居民活動

健康活力站的長者所創作的傳統腰帶或項鍊,除了義賣、送給親友外,也做為參與鄉公所、社區喜慶或特殊表演活動配戴用。所得的酬勞,部分作為相關經費的預備金,以及過年的壓歲錢。如此不但增加他們的參與率,更因為表演的榮譽感和收入,大大提升了經濟的小確幸和生活的自尊。

就診和就醫

長者一般身體上的小問題或慢性病,會將他們送到社區或鄰近熟悉其狀況的診所就醫,比較複雜或嚴重時,就會送往聖母醫院或由醫院再轉介。醫院也會視情況支援居家護理,甚至包括居家的安寧療護.如此在醫療資源的運用上,更便捷、經濟和有效。

人力運用的彈性

照顧服務員的高流動率,一直是長期照顧服務推展的一大瓶頸。聖母醫院除了人員的培訓外,積極鼓勵在地人的服務。尤其是原住民的部落服務更有語言屬性的需求,所以在增加當地就業率和族人互相扶持照顧的前提下,產生服務員流動率低的良性循環。另外,當出現糾葛的家庭問題時,也比較能透過熟悉的族群體制去了解或排解問題背後的真正問題。

目前這個據點有8位照顧服務員,分擔居家服務、家庭托顧和居家喘息的業務,加上一位半職的服務員,彈性支援人力遞補和前2項的工作。如果人力真的吃緊,再請鄰近太麻里社區據點協助。服務員在不同業務中,彈性和輪流調派,讓他們可以喘息和在不同領域學習,更提升了照顧的知能。

資源和經費籌措

這個以排灣族和魯凱族為主要族群的社區照顧據點,已經運作超過10年,居家服務、家庭托顧、送餐和居家喘息的經費來自社會福利體系。

而健康活力站則是聖母醫院在風災之後,有感於居民的安置和身心健康的促進,特別建構的服務。所需活動、餐食和交通接送都是很大的經費支出,這些都需要來自募款。

據點的2樓原先有規劃一個小型的圖書館和閱覽空間,但因失修,加上經費仍不足,所以只能斷斷續續進行改善。現因安全考量,暫停對外開放。金桃希望他日完工後,可以真正重啟圖書館功能。同時讓只上半天課的國小學生,能夠在下課後到這個讓家長放心的地方,來做功課和閱讀,同時他們也可以學習和長者以及身心障礙者正確的互動。

在地老化的萌芽和省思

如果說”在地老化”是長期照顧的重要指標,我們由台東聖母醫院和嘉蘭社區據點的機制更可以了解:若要真正落實,就必須有穩定的人力資源、符合文化風俗的需求、相關專業的介入,以及醫療體系的結合。

當”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在台東的部落萌芽時,希望與高齡化社會息息相關的政府機構、民意代表、社福團體、醫療院所和大眾,能從這個參考模式有所省思與行動,讓國家社會及早因應,朝更和諧與安定的方向一起努力。

(選錄自《健康世界》,文章相關訊息請上健康世界e學苑)



2014/4/24 「能等待天光,是台灣的一種大確幸」

能等待天光,是台灣的一種大確幸

摘錄自:天下雜誌電子報                        2014/4/22
作者:李釧如(隱於市的消費人類學家)2014/04/21

日本病,世界是平的症候群,香港焦慮症的台灣母親,這不是世代對立。

人人都說是世代對立?! 但答案可能是,階級對立

「後1976世代」或「太陽花學運世代」的父母幾乎都是嬰兒潮熟年(1946-1964出生,50歲以上),『父母爭當我的朋友想加我臉書!想多留些錢給我』身處在親子關係最良善的一代,每個年輕的我,怎會跟嬰兒潮父母,世代對立呢? 這並非像40年前父母不贊成不理解我,就自己跑去台北闖天下,成功再回來,那種典型親子對立情境。

因此,現象面看來是年輕世代奮起,似是世代對立,然而卻反映了十幾年來持續惡化的階級焦慮與階級對立。怎麼形成的呢?

日本病,世界是平的症候群,香港化焦慮症,從服貿學運看台灣社會發展高齡化的文明病:

日本病:(請看wiki)

薪資倒退到1998年、青年失業14%,物價自2006年來已漲了四波(1999vs2013年奶粉葵花油比價新聞),鮭魚返鄉卻是炒房產使青年買房困難,這些老梗都不提,2013年是台灣上市公司獲利最高的一年,賺最多錢的時候,卻完全跟民眾經濟感受脫鉤,因為台灣家庭階層早M型化了。

1. 第一個數據是這十年所得分配M型化了(中產下流化)

分析家庭消費時會將八百萬家戶均分五等份視作同階,然後算出每等分的所得平均,比較各層落差,最常被媒體提到的是「最高最低倍數差」這三年間並沒惡化(6.13)但是若以「底層60%的庶民家庭」可分配到所得總額來看,從90年代平均值佔到37.79%緩緩地惡化2000年來的平均值36.19%,近三年平均值更只有36.11%

2. 第二個數據是家庭儲蓄倒退20年:

家庭儲蓄金額已經連續五年倒退,嚴格比對起來是倒退到1993年,當然這有一部分是表示現在家庭都比較願意花錢消費,但若是用所得五等分化來細看,會發現魔鬼在於:處於底層的約六成的家庭財政持續惡化,家庭收入底層20% 千禧後12年只有三年有正儲蓄且都不到兩千塊,其餘都是負儲蓄,入不敷出。而第二底層的20%家庭,千禧後每年平均儲蓄只有四萬不到(儲蓄率僅能存7%)90年代時他們,每年還平均儲蓄7萬塊,能存下14%第三,處於中間20%家庭,在千禧後儲蓄金額也降低了三成,不到十萬(儲蓄率從20%降到13%)第四的中上層20%家庭千禧後儲蓄降低近2(儲蓄率從27%降到20%)只有最高所得層20%家庭每年家庭儲蓄比90年代還增加,而儲蓄率從39%略降到36%

家庭儲蓄是一種心理安全與長期規劃,以亞洲人金錢觀來看,月光族並非主流價值,總要持續存錢有存款在身邊才安全感,而台灣卻有六成家戶(約五百萬戶)現在是每年不到15%的儲蓄率,居中間的中產家庭每年也只能存十萬塊,這就不僅僅是經濟階段處於大眾高消費階段樂於提高生活水準使消費增長高過儲蓄率的解釋,而是薪水收入增幅不大但生活成本快速增加下流化逐漸入不敷出的庶民困境。

過去種種報導與這兩個數據,使我相信台灣社會正在M型化,雖然衰敗期程時間不一,但台灣似也患上日本病,這種貧富差距的拉大並不只是最高20%與最低20%間差距拉大,更嚴重的是上面40%的家庭繼續富裕(富二官二的溫拿家庭)而底層與社會中堅向下沉淪(實質魯蛇化或魯蛇化焦慮,而家庭狀況不再是填「小康」了)

世界是平的症候群:「全球化」與「T.P.P.」當世界被抹平,貿易自由化,極度效率使競爭力弱者無法招架

1990年以後企業經營趨向全球化以及貿易自由化,同時期下經濟成熟的台灣,政府總透過選擇扶植策略性重大產業以及推出經濟補助振興方案,前者只要產業選擇沒賭對,或者發展策略沙推失誤或敵不過其他競爭國家(例如面板) 變整盤皆輸,又因怕企業隨全球化外移,故對企業的優惠或減稅持續增加,而企業經營實際上早就全球化將生產線向外大幅降低成本,卻仍然一面享受政府各種優惠(也有人也順手炒房反正不賺白不賺),企業經營與資本主義本來就逐利而居(或圖成本低或圖市場大),基於投報率與發展考量,投資並未獨厚台灣,也沒必要特別加惠到台灣員工。

故雖然台灣並不像歐美因全球化而使大部分人失掉製造業工作那麼嚴重(例如希臘),但實質上工作機會與薪資並無法快速增加,有競爭力的企業在全球化效率下是贏家,卻不一定需要或會補償全民輸家(請見諾貝爾獎得主史迪格里茲:錯誤的自由貿易,傷害公眾利益 一文) 於是一切脫鉤了,國家帳面上GDP增加了,上市公司賺了史無前例多的錢,社會實質卻M型了,高物價與高房價吃掉了收入,更存不了錢,中產庶民下流化。

另一個嚴重分化是,生於富裕的年輕一代剛出社會薪資起點低,入不敷出相對嚴重,獨立困難,於是為了多存點錢或想過舒適點也不得不啃老,因此學運現象面雖看起來是青貧焦慮的反撲,卻不能簡化成世代對立,癥結在經濟無力再向上提升的日本病加上全球化症候群。

試問這樣世道裡,哪一個台灣年輕人以及他們的嬰兒潮父母不想善用這個能夠發達能夠走出去的機會,想善用這個機會並不可恥,每個人其實都急著想擺脫泥淖。

但經濟上階級貧富差距加大的台灣社會,無權無勢不屬於既得利益贏者圈的60-80%庶民家庭,還沒看懂能得到甚麼利,過去的記憶遭遇恰恰碰上眼見現在香港生活方式丕變,不免先擔憂:這些利應早被既得利益者與企業瓜分走,但連動的生活改變與無法預期的經濟損失卻可能是這80%民眾買單,這才是年輕人站出來,大人也默默支持的原因。

所以,這不是世代之爭,而是階級焦慮,經濟上貧富差距惡化的憤怒,被利益強者全拿損失全民買單的憂慮嚴重扭曲,每個人都憂心不小心變成被犧牲的弱者。而新世代其實是一代比一代優秀,現實,透徹,直指核心。

第三個病,是最近發作越來越頻繁強烈的心理疾病 香港恐慌症

或許經濟與全球化病況各國都一樣嚴重,但台灣比所有其他國家更艱辛的心病,有一個又愛又怕的糾結,中國,豪門大哥。當幾年前日子還過得去,貧富差距沒那麼巨大,也沒有一個after case香港在旁邊怵目驚心時,還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過著陸生港生年輕人都羨慕的小確幸小日子,而當豪門大哥來交好結親了,卻心生猶豫,1.貪圖讓利,會不會像吸鴉片上癮,2.得利太多過度依賴,是否也讓台灣走不出去,3.受益不均,但生活方式卻改變了。

背景、條件與規模,似不至於完全重蹈香港覆轍,卻也逼得我們要好好想一想,早就藉同文同種占便宜賺easy money的台灣人,是要採取那一種價值觀,是現在我還不夠好,先受益壯大了再慢慢爬起?還是要一開始就志氣靠自己獨立走向世界?

古今中外變成委靡不振與臥薪嘗膽的兩面例子都有,但具體的籌謀策略在哪裡? 沒有未來藍圖與共同願景的談判?價值觀到底該向左還向右走? 這樣的處境下,台灣民眾與年輕人若不萌發強烈的香港恐慌症,才是真正的麻木不仁。

A GAP YEAR FOR TAIWAN
重修公民課也重思未來 這樣子等待天光是台灣的一種大確幸

十幾年來遲不面對發展困境,貧富差距加大,全球化後遺症,兩岸共處,卻看著香港,面對越來越強大的中國。三十年前龍應台小姐寫下生了梅毒的台灣母親,看起來這現在年邁的台灣母親,梅毒也許還沒全好,還諸多社會慢性病與心病纏身,這些共業長期發炎,使得焦慮感最深卻又最好出身最自我的年輕世代,受不了發出激烈抗議。

我不夠了解服貿,也無法深入每個產業魔鬼的利害眉角在哪,甚至無法信任懶人包與專家(因為懶人包與專家也分派),因此無法評估對每個產業的影響,更難去預測這些變數未來的演進。

那麼,這是否算是台灣的一個GAP YEAR,也許我們沒有一年的時間浪費,但花兩三個月時間,停下來好好看看想想,這樣的留白沉澱難道不值得?更甚者,這難道不是一種超級幸運?? 那麼反倒要感謝那機靈的三十秒,不小心侵犯到敏感的年輕神經,否則台灣社會這個身纏多種慢性病的中老年人,病灶將持續潛伏持續崩壞到不可收拾。

經過這一場驚天動地,每個人好似都有改變,其中之一,至少看到更多人(包括我)願意孜孜不倦的閱讀,多聽聽不同立場的分析表述,也聽聽不同治療意見,雖然一段時間後終究仍要做出選擇。同時,現在我的民主課的新思索是,自由與民主與法治是否只是手段過程,公平公義與同理是否才是更高的終極價值。

所以,我說『能等待天光,是台灣的一種大確幸。』

------------------------------

(註,國民儲蓄仍高達三成,因國民儲蓄=家庭儲蓄+政府儲蓄+企業儲蓄,而90年家庭儲蓄1.3兆,企業儲蓄才0.3兆,但99年企業儲蓄已破兆,家庭儲蓄率卻從平均三成掉到低於20%,且這儲蓄率的20%還得仰賴「上層20%家庭」高達36%的儲蓄率才達成,企業很賺錢,滿手企業儲蓄錢淹腳目,但卻早已跟人民生活無關)

作者:是來不及參與五年級野百合世代,在太陽花世代裡被認為是最老的一輪人,早已被歸為大人,出生時台灣是明天會更好,國中時有人替我爭民主爭自由,升學壓力大聯考錄取率只有1/4 ,但考到大學就是大解放沒甚麼好抗爭,我們其中有一群人大學就沉迷於BBS與網路(最早的丟水球功能是我同學的男友台大資工研一的學長發明的),大量的人考研究所或準備出國,否則至少也要去遊學半年一下 開始有人延畢跟學貸,我們約莫在薪資高點時(1998-2000)陸續出社會(泡沫入行組) 現在擔子最重的中年時期遭逢經濟惡化的1976世代。

(本文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天下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