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19日星期六

2014/4/19 「巴菲特:將成功拒之門外的人,經常是你自己」

巴菲特:將成功拒之門外的人,經常是你自己

摘錄自:天下雜誌電子報                        2014/4/15
2009-06-30 Web only 作者:盧智芳,吳凱琳

天下雜誌電子報 - 20140419
圖片來源:www.flickr.com/photos/fortunelivemedia/6211726407/
在你顧著埋怨「時不我予」的時候,就像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對年輕學子們的提醒:其實將成功拒之門外的,經常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真正的挑戰不是來自外在環境,而是你只有一種固定的態度看待事情。

「這裡每個人都有能力像我一樣,甚至比我更優秀。可是你們之中,有些人真的可以做到,有些人卻不行。對於那些做不到的人,不是世界不給你們機會,是因為你們只顧著耽溺在自己的做事方法裡。」──投資大師巴菲特對華盛頓大學學生演講

在你顧著埋怨「時不我予」的時候,就像投資大師華倫.巴菲特(Warren E. Buffett)對年輕學子們的提醒:其實將成功拒之門外的,經常不是別人,而是你自己。真正的挑戰不是來自外在環境,而是你只有一種固定的態度看待事情。

要改變自己,「習慣」是最有價值的關鍵字。對於習慣的威力,美國一位已逝企業家諾伯(Charles C. Noble)有最貼切的描述:「起初是我們養成習慣,後來則是習慣造就了我們」。

在職場上,又有哪些壞習慣應該避免?

暢銷書作家馬克.葛斯登(Mark Goulston, M.D.)在《擺脫你的工作壞習慣》(Get Out of Your Own Way at Work)中,列出上班族容易掉落而不自覺的心理陷阱,而且提出反向思考的藥方。

處方1:有些常見的壞習慣,應該重新追溯源頭,找出原因

譬如,浪費時間是不少人共通的症狀,但有時候你以為無法在預定時間內達成目標,是因為太慢採取行動,然而葛斯登指出,沒有想清楚就做,或是把時間花在瑣碎、卻非真正重要的事情上,更浪費時間。所以有效節省時間的策略反而應該是:「深思熟慮,一次做對(Measure twice, cutonce)。」

處方2:不要把「感覺」與「事實」混為一談

工作上很多煩惱的來源,經常是你的「感覺」,而非真正的「事實」。然而很多人因為分不清「事實」與「感覺」,總是深陷負面情緒無法自拔。

有一次,葛斯登受託去調解2位高階主管的爭執。他分別問2個人:「攻擊對方是你真正的目的嗎?」雙方的答案都是“No”。但是「感覺」對方有敵意,先採取自我防衛的眼神、語氣,卻讓兩人一見面就顯得劍拔弩張。

了解「感覺」與「事實」間的差異,至少能畫出一條界線,不讓感覺失控,無限蔓延。

處方3:看清楚你要「眼前」還是「長遠」的效益

例如換工作這件事,很多時候只是稍許的不順心,便衝動地辭掉工作,卻沒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或是仔細思考一份工作的優缺點。

在你真正做決定之前,請先回答以下的問題:
●想想你最後一次辭職的情景,這次的決定導致哪些正面以及負面的結果?
●冷靜思考你目前的處境,然後寫下這時候辭職會產生哪些優缺點。
●另外再列出辭職以外的其他可能方案,並分別寫出這些方案的優缺點。
●想想身邊有哪些人可以提供你真正客觀而有益的建議。
如果你希望這時候辭職,問自己為什麼是現在?你的理由充分嗎?或者你只是為了逃避某個不愉快的人或事?

若是票選職場上最令人頭痛的難題,「人際關係」一定名列前茅。別人看待自己的眼光,經常比工作本身更能決定許多上班族的心情。你要贏得的不是膚淺的「喜歡」,而是長久的「信任」。

另一種常見的情況是,努力揣摩老闆的心意、喜惡,希望得到老闆的喜愛。

但事實上,要得到老闆的注意與讚賞,實質的工作表現才是最終關鍵。所謂的表現包含:

●做得更多:凡事要比老闆想的再多一步,達成超乎他預期的成果,絕對能加深你在老闆心目中的重要性與價值。

●更快速。時間就是金錢,每次老闆交代的工作,必定要在期限內準時完成,甚至提早完成,而且又能維持很好的品質。

●更便宜。不論老闆是否有主動要求,你永遠都要找出最省錢的工作方法,幫助老闆減少不必要的成本。

●更安全。有時老闆的思慮不太周全,或是不了解實際情況,因此在事情判斷上會有誤差,這時你必須盡到自己的責任,給予必要的提醒和說明。

總之,想要得到老闆的賞識,得先在工作上做出成績來。

處方4 :盡量避免掉入人性的弱點

很多壞習慣的另一面,其實是一種人性的弱點。如果你能覺察到,就能夠有意識地避免。

「太衝動」、「太容易覺得沮喪」、「講話太莽撞傷人」、「太獨裁」……,這些習慣都或多或少與個性有關,需要自我的練習調整。「一個人要花20年的時間去建立自己的名聲,但只需要5分鐘的時間,便能將之毀於一旦。」這是巴菲特的名言之一。千萬別讓衝動成了絆腳石。

當對方愈是想要激怒你,你就愈要反向操作,表現得若無其事,甚至輕鬆以對,便能讓對方知難而退,無計可施。或是,在開會討論時,感覺自己的負面情緒開始累積,可託辭暫時離開一下,讓自己喘口氣,再回到討論現場。

別小看以上提到的壞習慣對生涯的影響。成功與失敗的差別,往往不在於能力的高下,而是隱而不見的習慣與行為。如果你能意識到阻礙你更上一層樓的壞習慣,並持續地改善,便能距離成功更進一步!

書名:擺脫你的工作壞習慣(Get Out of Your Own Way at Work
作者:馬克.葛斯登(Mark Goulston, M.D.
出版公司:Penguin Group



2014/4/19 「別期望別人替你決定── 給年輕人的10個生涯建議」

別期望別人替你決定── 給年輕人的10個生涯建議

摘錄自:天下雜誌電子報                        2014/4/15
2014-04-10 Web only 作者:吳凱琳編譯

天下雜誌電子報 - 20140419
圖片來源:天下資料
對於即將離開校園、步入職場的新鮮人來說,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往往是焦慮的來源之一。該以什麼樣的心態,為未來的生涯做好準備?以下是《富比世》雜誌提供給年輕人的10個生涯建議。

1.不要期望別人替你做決定:只有你自己知道,什麼樣的決定是最適合自己。因此,你必須自己學習去做判斷、做決定,不要期望有人可以代勞。

2.展現你該有的自信:自己有信心,才能讓別人對你有信心。就從你的外表裝扮以及肢體語言開始,練習培養你的自信。

3.去認識能幫助你成長、鼓勵你的朋友:不論是在工作上或生活上,都要慎選身邊的朋友,這對你將來的生涯發展,絕對有關鍵的影響。

4.對自己好一點:好好對待自己的身體,才能保有健康;如果有餘裕,為了未來多存一點錢;若有空閒時間,不妨投資自己,去學習新的知識或技能。

5.工作面試是雙向溝通:不僅是公司在選人,你也在選公司。不要只是被動地回答問題,你也應該適時地主動提問,才能仔細評估這家公司、這份工作機會是否真的適合你。

6.犯錯是珍貴的禮物:別害怕犯錯,每一次的錯誤,就是一次學習。愈早犯錯,愈能及早累積足夠經驗。

7.永遠心懷感激:如果接受了別人的好意和幫助,一定要表達自己的感謝,即使只是一則簡訊或是微笑都好,重點是讓對方知道你的心意。

8.別執著於當下:不論你現在是處於高峰或是谷底,都要記住,這一切都會過去,因此不要太執著於當下,不需要沈迷於眼前的成功,也沒有必要為當下的失敗而沮喪。

9.別斷了過去的同學情誼:不要讓過去的友誼斷了線,即使你進入職場,也要盡量維繫與同學之間的感情,這些關係很有可能成為你在工作上重要的人脈資產。

10.每天晚上想出三件正面的事情:即使是再微小的事情,都沒關係,這也是另一種讓自己懂得心存感激的方法。許多研究顯示,懂得感謝的人,比較容易成功。(吳凱琳編譯)

【新聞來源】




2014/4/19 「楊索:回不去小確幸」

楊索:回不去小確幸

摘錄自:天下雜誌電子報                        2014/4/15
2014/04/14
作者: 楊索.
.
天下雜誌電子報 - 20140419


過去我曾沾沾自喜這樣的小日子,喜歡安靜、獨處,不喜歡人群;喜歡閱讀、書寫,不喜歡行動。不想和朋友談社會議題,因為談到最後都是藍綠問題、統獨問題,我不想破壞友誼。我不想看到底層階級,因為他們會揭開我的傷口,我那麼熟悉無助、受歧視的滋味。我隱遁在一個安全的城堡,做一個小確幸很久,如今我卻回不去了。

太陽花運動徹底清洗了我,從頭到腳、從裡到外,我升級2.0版。這樣的洗滌起點是來自我的主觀意願,318攻佔議場發生我奔向現場,324驅離我在政院,330我和五十萬人在凱道,409我在大腸花論壇開幹,410我在舞台下方和老師們討論投身的下一步。

二十四天以來,除了這些標誌性的日子,每一天我都像個夜巡者回到現場,從青島東路學生區、公民審議服貿區、立院正門的老人攤、濟南路的NGO演講區,再去林森南路八巷,一個艱苦、寂寞的小區。我也進過議場一次,用意是觀察內部的組織運作。

那麼多天,街頭是自主的有機體,每日不斷增生繁殖,濟南路的民主牆、紀念鄭南榕小棚、期中考解惑區、親子共學區、賤民解放區,最後三晚的大腸花垃圾話論壇。還有義剪站、民主香腸攤、炒麵攤。物資站、充電站、垃圾分類站、醫療站、戰地廚房、糾察隊等等。

我需要列一張表,紀錄運動中所有的團體,我需要去了解運動中的每一個人,他們為何投身?其實我還需要去描摹一日日的變化,清晨與黑夜、陽光與豪雨、警棍與血、恐懼與勇氣。我欣賞民主牆的每一則招貼,它是我的每日食糧;我看著帳棚內、地上躺著的人、路上合唱〈島嶼天光〉的阿伯和高中生,我從未那麼清晰地意識到「在一起」的力量。

我是為何被召喚?同志遊行我沒去;白衫軍我沒去;大埔事件我沒去;士林王家事件我沒去;不要核四、五六運動我只去了一次;核四遊行我幾年去一次。我並不是運動咖,而這次我體內的隱形神經被踩到了,我感受到中國以商逼政的威脅,讓我產生迫切感必須去維護我的生活環境。

這一點都不抽象,我生在這塊島嶼,活了五十餘年,有親人、朋友、同事,所有直接、間接認識的人,彼此之間有一種連結。我做垃圾分類、出門排隊、人多的場所,小心擦到人。我可以讀我想讀的書,寫我想寫的文字,說我的不滿。我可以悠遊網路世界、不必擔心屏蔽。走在街道上、夜歸時,我不必擔心安全,陌生人向我問路,我不會即刻提防。人與人相互信任的社會機制,雖然仍有不足,但在各領域已建立,那是我小確幸生活的基礎。

我走過台灣、金門、馬祖、澎湖、蘭嶼、綠島的許多城鎮與荒野,我見過不同地域、領域,不同階級、立場的人,我體會過他們的榮耀與挫敗,甚至一起交心、分享過夢想,我知道他們的渴求與痛苦,貼近過他們的心。我懂鄉民創造的語言和笑點,我知道哪個名嘴最賤,我曉得政客的承諾有幾兩重。島嶼生活的精緻與粗糙,我概括承受。不過,我深知這是抗爭歷史所掙來須珍惜的。

如今我猛然驚醒,小確幸還不夠,對我而言,那是安逸的陷阱,趨於個人獨善其身。可以過自己的日子雖好,但是當時代的破壞來臨,更大的破壞還要來,我無所逃遁,只能直面向前。這場運動教導我要加強思想裝備,同時我必須分辨甚麼是我人生的最高價值,我要抉擇,當我透徹確信後,我要堅持為它奮鬥。在這場運動中,因為理念不同,我得罪很多人,我曾想過友誼也很重要,但我選擇了「真理」做最高價值,關於真理的辯證和實踐會一步步考驗我,我的信念會不斷遭修剪及再生,可是我無所畏懼,期待它引領我的生命走到有光的所在。

太陽花運動的每一個人,你們教育了我,你們帶給我盼望,激發我的行動力,即使島嶼仍風雨如晦,天光仍未照耀大地。這段日子以來,我好疲累,但我永別了小確幸,從此,我要做個戰鬥者。








2014/4/19 「把婚姻當作事業一樣經營」

把婚姻當作事業一樣經營

摘錄自:天下雜誌電子報                        2014/4/15
2001-10
Cheers雜誌13
作者:藍麗娟

天下雜誌電子報 - 20140419
圖片來源:邱瑞金
徐小明,電影導演與製片;陳玲珍,是專門服務全球百大企業的麥肯錫公司顧問,出差地點遍佈全球。結婚19年,他們各自有傑出的專業成就;卻又能擁有高品質的婚姻與家庭生活。別人做不到,他們為什麼做得到?

星期五深夜,麥肯錫公司顧問陳玲珍從深圳坐飛機趕回台北。為了這個專案,每個星期一到星期五,她必須住在深圳。

同一時間,台北木柵。

電影製片、導演徐小明,剛結束一場製片會議,正走出環掛著《愛你愛我》、《十七歲單車》巨幅電影海報的吉光電影公司會議室,開車回內湖家中。

他們是夫妻,奔忙在截然不同的專業領域,生活步調南轅北轍。

他們跟台灣社會大多數白領專業工作者一樣,把大多數的精力與資源放在工作上。

不同的是,結婚19年,他們的感情與婚姻品質依然羨煞圈內人。

「你很少看到一對夫妻對於生活,有一個品質的要求,」重量級電影人,吉光電影公司製片焦雄屏說。

星期六清晨,窗外的鳥囀喚起徐小明與陳玲珍,欣見暌違一星期的親密愛人在身邊醒轉,四目交接,相識而笑。

泡一杯咖啡,坐在客廳沙發上,兩個人聊著這個星期最有趣、最鮮活的事,徐小明習慣性地把手放在陳玲珍的腿上,親密與愛戀,一覽無遺。

陳玲珍常出差,徐小明製片、拍戲、參加影展的事務繁忙,生活形態更不固定。

「我們可以容忍(不見面)的時間差是兩個星期,」啜一口咖啡,徐小明笑著說。

深厚友誼奠基

互相瞭解,懂得跟對方溝通,是他們婚姻生活成功的基礎。

其實,早在念高中時,徐小明與陳玲珍就是一對無話不談的好朋友。

時空,似乎回到20幾年前,穿著師大附中制服的徐小明,送穿著銘傳制服的陳玲珍回家的場景。

他們聊著社會現象、志趣、家庭、未來,互相分享、激勵,往往聊著聊著,在陳玲珍的家門口還能聊上一、兩個小時,自此,發展出兩人之間互相契合的感覺。

所以,「從很年輕的時候,我們就找到一個很好的溝通方式,」陳玲珍說。

很多夫妻發現,結婚之後,生活上的小事,往往磨掉兩人的感情基礎。陳玲珍與徐小明,即使有深厚的友情作基礎,也不例外。

在婚姻中,「沒有任何人是一帆風順的,更何況,兩個人來自完全不同的家庭,有不同的生活習慣,」陳玲珍說。

剛結婚的時候,星期六一大早,陳玲珍睡醒,看到太陽的光線很美好,很適合出遊,「我們出去玩好不好?」她問徐小明。半夢半醒間,徐小明也答應了。

結果,從七點、八點、十點,一直到中午,徐小明仍在賴床。直到吃過午飯,兩個人出門已經是兩點鐘了,「我整個人都火了,」急性子的陳玲珍,講述當時的情緒。

「我是答應你了啊,我又不是不出去,」徐小明認為。但是,陳玲珍卻覺得,「不一樣啊,早上的太陽跟下午的太陽明明就不一樣。」

此後,陳玲珍提議,如果第二天想出去玩,就在前一天晚上講好,兩人在第二天規定的時間起床,避免問題發生。

許多夫妻都有類似經驗,約好的時間到了,丈夫喊著太累、想休息,這時候太太就會讓步,以「體諒」收場。是,幾次讓步下來,太太不再體諒、堅持出門時,反而被丈夫視為「無理取鬧」,美好的假日,終以怨懟收場。

徐小明與陳玲珍的約定,雖然少有拖延,不過,徐小明偶爾也會想賴皮,因為「想測試一下她愛不愛我,如果她讓步了,我就滿高興的,」徐小明坦承。

有個有默契的人深愛你

婚姻內在的現實,經常是金錢。

在台灣,從事電影業非常辛苦,電影製片生態惡劣、創作者辛苦、經濟來源不穩定。徐小明還在就讀世新電影科編導組時,就幫張佩成、李行等導演拍片,也深刻體會到這些苦楚。

徐小明一路走來,這些苦,都有陳玲珍堅定支持著。有人說,背後的力量是偉大的愛情,「也不是什麼偉不偉大啦,」陳玲珍不好意思地說。

但是,嚴肅來看,陳玲珍認為,一方面,她覺得徐小明是值得自己愛的人,另一方面,這牽涉人生的態度。她比喻,婚姻有很多面向,有些面向的分數高、有些分數低,沒有人可以每個面向都拿滿分。

有人因為經濟因素拿低分,就轉而追求經濟的高分,但是對陳玲珍來說,兩人相處的契合程度,就是高分。那是一種「看對方一眼,就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精神上分享的感覺,如果缺乏這種兩人的心靈契合,會是我不能忍耐的,」陳玲珍說。

「不要把對方的好,當作理所當然,」徐小明與陳玲珍都把這句話奉為圭臬。

長期與他們相處,焦雄屏覺得,他們處事的態度很成熟,「我幾乎沒有看過他們吵架,很多事情,他們都是很認真的態度在討論,」焦雄屏說。

如果對方的好,不是理所當然,那麼,你身邊的這個人,當然也不是。事實上,陳玲珍常常想,「如果今天我身邊沒有他,那我的生命會怎麼樣?」陳玲珍說。

想過之後,陳玲珍總會告訴自己,「多好,有人陪你。」

理性思考

婆媳問題、生活習慣不一致、誰的工作比較重要,總是被視為夫妻問題的導火線。

「要回到事情的原點,你要想,這件事對你到底重不重要?」陳玲珍說。

他們曾經自問,兩個人感情很好,就好了,為什麼要結婚?「就是因為相信兩個人在一起生活會更快樂,承認兩個人會為對方付出、犧牲很多的自我,」陳玲珍一邊說著,徐小明頷首。

對他們來說,這是事業與家庭中,兩人關係的前提。

重新問自己,答案就很清楚。

因此,對他們來說,家庭的重要性大於工作。

「徐導演星期天是不工作的,因為那是他陪家人的時間,」吉光電影公司的職員姚珊說。

不僅如此,徐小明每年至少會安排一次全家的家庭旅行。

「我的工作不會比我的家庭重要,」徐小明坦率的說。

陳玲珍亦然。不管平日在哪裡出差工作,星期六、日,陳玲珍一定會回到台北家中,與家人共聚。

此外,為了多一些機會與徐小明相處,陳玲珍會把休假排在徐小明參加影展的時間。所以,鹿特丹、南特、柏林影展等大大小小影展,都有陳玲珍與徐小明這對夫妻同行的足跡。

Ruby(陳玲珍)會幫忙做徐小明的隨行翻譯,我們三個人聯手跟外國人談合約,對方都會投降,」焦雄屏笑著說。

事業不比小孩重要;兩人用一致的態度與方法來教養小孩,也是陳玲珍與徐小明的共識。

小孩剛出生的時候,陳玲珍每天早上六點鐘起床,不論風雨,都堅持自己抱小孩到褓姆家,晚上親自接送。

徐小明也是,為了照顧剛出生的孩子,徐小明甚至曾經推掉遠在高雄的拍片工作,「我會考慮哪一個工作最能讓我照顧我的小孩,」徐小明回憶,當時,曾經推掉必須在高雄拍片的《老莫的第二個春天》片約。小孩出生後的半年間,徐小明都待在家裡寫劇本。

小孩愈長愈大,陳玲珍與徐小明的工作,更是時時配合小孩而調整。

陳玲珍有一度辭掉工作,成為自由口譯工作者,為的就是有多一些時間照顧小孩。一直到小孩上小學,上軌道之後,她才在麥肯錫擔任全職的工作。

在一般家庭中,晚餐時間是全家人共享親情的時刻,但是,徐小明拍片作息不固定。所以,一起吃早餐、清晨送小孩出門上學的時光,往往成為他們親密的family time

「自我要求是一種挑戰,」徐小明說。他要求自己,不管前一天多晚回到家,第二天一定要起床吃早飯,送小孩上學。

偶爾,下班早了,他會先到超市買小孩喜歡的食物,再去接小孩放學,回家一起煮東西,聊聊天,生活很開心。一直到小孩國中畢業,徐小明都維持接送的習慣。「我想讓小孩知道我對他的關心是持續的,」徐小明說。

兩人把滿滿的愛灌注在小孩身上,現在,小孩雖然已經讀高中三年級,個性卻是寬厚、體貼,非常貼心。「他們夫妻跟小孩的感情很好,是很健康的家庭關係,」焦雄屏觀察。

用心經營婚姻

這樣的家庭與婚姻品質的祕訣是什麼?「經營婚姻比經營事業要更用心,」陳玲珍說。

徐小明很欣賞這個觀念,「因為兩個人在一起不是感情很好就好了、可以放牛吃草,還是需要很多的經營,」徐小明說。

這句意味深長的箴言,陳玲珍不只是身體力行,當麥肯錫的年輕同事結婚時,陳玲珍致贈的結婚禮物或賀卡,也會出現這句話。

互相關心,隨時跟對方分享工作中得到的快樂,就是他們每天必做的事。

偶爾,陳玲珍出差到歐洲,經過某個美麗的教堂,會當場打電話給徐小明,用興奮的口氣對他說:「你知道嗎?我現在在教堂的屋頂上,後面有很漂亮的夕陽,還有奇形怪狀的拼花玻璃,真的很漂亮。」

當大多數的夫妻都把工作中的負面情緒傾倒在對方身上,陳玲珍與徐小明總是用正面、鮮活、新鮮的語彙,取代負面的工作情緒。

即使沒有太多的美景可以隔著行動電話共同欣賞,徐小明也會打電話給陳玲珍,問她現在好不好,表達關心。互相關心,讓他們19年的婚姻常保新鮮。

即使養育小孩,也要以經營專案的理性態度來思考。

比如,許多夫妻把小孩丟給父母親或公婆照顧,但是陳玲珍與徐小明卻不這麼做,因為「他們已經養過我們了,人生的責任盡了,為什麼還要負擔孫子的養育工作?」這是他們一致的想法。

於是,他們寧願請貼心的保姆,「讓小孩跟外公、外婆之間純粹是感情的交流,不參雜教養小孩的責任與義務,」理性的陳玲珍說。

真心珍惜對方,陳玲珍與徐小明開心的迎接每一個新的明天。

30歲之前的婚姻,或許在乎的是外界的眼光,社會的標準,但是,走過婚姻的人都知道,能真心珍惜對方,才是婚姻的真諦。

徐小明:46歲。
吉光電影公司製片、導演。世新電影科編導組畢業。《去年冬天》導演(1996年鹿特丹國際電影節「亞洲電影推廣聯盟最佳影片獎」),《少年口也,安啦!》導演(1992年加拿大多倫多影展「特別提及獎」)。

陳玲珍:43歲。
麥肯錫公司顧問。英國李斯特大學大眾傳播碩士班研究,銘傳國貿科畢業。曾任增你智、Atari Taiwan等外商公司總經理特別助理,自由口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