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3日星期三

2014/4/23 「《百年孤寂》作者馬奎斯逝世,享壽87歲」

《百年孤寂》作者馬奎斯逝世,享壽87

摘錄自:天下雜誌電子報                        2014/4/22
2014-04-18 Web only 作者:吳凱琳編譯

天下雜誌電子報 - 20140423
圖片來源:flickr.com/photos/albertoyoan
諾貝爾文學奬作家馬奎斯(Gabriel García Márquez)於417日在墨西哥家中逝世,享壽87歲。

1982年,馬奎斯以長篇小說《百年孤寂》獲得諾貝爾文學奬,得獎理由是:「如同其他重要的拉丁美洲作家,馬奎斯永遠為弱小貧窮者請命,反抗內部的壓迫與外來的剝削。」同時讚揚這部作品「巧妙地揉合了虛幻與現實,創造出一個豐富的想像世界,卻反映了南美大陸的生活和衝突。」

1927年馬奎斯出生於哥倫比亞位在加勒比海岸的阿拉加塔加(Aracataca)小鎮,父親是一位電報員。馬奎斯是長子,下面還有11個弟妹。從小馬奎斯被送到外公外婆家撫養,那段8年的時光,滋養了他日後文學創作的養分與政治思想。

匹茲堡大學現代語言學院教授傑拉德.馬汀耗費17年時間撰寫的《馬奎斯的一生》書中,特別引述了馬奎斯自己的回憶記錄,「在我的記憶中,最深刻而生動的部分並不是人物,而是和外公外婆一起生活時,住在阿拉加塔加的那一棟房子,即使現在仍令我魂牽夢繫。更重要的是,我每天都帶著這種感覺醒來。不論是真實或是想像,我夢到自己在那棟很大的老房子裡,並不是回到那裡,而是、而是我就在那裡。」

大學時期,馬奎斯攻讀法律,也開始創作小說,但之後因哥倫比亞內戰而輟學。他選擇進入報社擔任記者,曾在委內瑞拉、墨西哥、西班牙、法國等地居住過。

1961年馬奎斯出版短篇小說集《沒人寫信給上校》,算是他的成名作,直到1967年出版《百年孤寂》,才奠定馬奎斯在文壇的世界級地位,而這部作品也成了魔幻寫實主義(magic realism)的最佳代表作。中文版(志文出版)譯者楊耐冬對這部作品的評語相當貼切:「他用魔幻寫實的手法把人生的各種悲歡寫盡,生命的虛幻與孤寂盡入眼底。稱它為奇書是因為這本小說的藝術架構奇特,以預言的奇幻人生來寫一個叫邦迪亞家族六代的故事,再以希臘悲劇中的『戀母情結』來貫穿那些故事。」

拉丁美洲是孕育魔幻寫實創作的重要基地之一,馬奎斯自己曾說道,魔幻寫實主義的出現,源自於拉丁美洲獨特的歷史發展:長年籠罩在飢餓、疾病與暴力陰影之下,惡名昭彰的獨裁者與浪漫的革命鬥士成了政治舞台最鮮明的主角。

無庸置疑,《百年孤寂》是二十世紀最重要的文學經典之一。智利詩人聶魯達盛讚這是繼《唐吉訶德》之後最偉大的西班牙語作品;小說家威廉.甘迺迪(William Kennedy)讚譽這是「繼《創世紀》之後,所有人類都應該要閱讀的一部文學作品。」

然而,面對潮水般湧進的稱頌以及盛名,卻讓馬奎斯對於《百年孤寂》感到厭倦。在接受墨西哥媒體訪問時他說道,17歲就開始寫《百年孤寂》,但整部作品對他而言太過沈重,「我寫完一本書後就失去興趣,如同海明威所說的:『每一本寫完的書都像是死去的獅子。』」

不過,這位魔幻寫實作家,對政治有著高度的興趣,從不掩飾自己對政治的投入與立場,他堅決反對智利軍事獨裁者皮諾契特(Augusto Pinochet)的右翼政權,熱情地支持古巴的卡斯楚政權,兩人後來成了好友,馬奎斯時常會將自己未出版的作品初稿拿給卡斯楚閱讀。但也因此有長達30年的時間,美國拒發簽證給馬奎斯,原因就在於他對左派政治運動的支持以及與卡斯楚之間的關係,直到1995年才解禁。

馬奎斯對卡斯楚的支持,也引發文學界與人權組織的批評。知名的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便曾寫道,「如此有才華的作家,卻成了劊子手政權的代言人,讓人覺得可恥。」

但不論外界對於他是讚美、是批判,馬奎斯依舊是馬奎斯,面對自己的作品他自有堅持:「我的小說是要為弱小貧窮的人請命。」

打字機就是他最好的武器,也是他永遠不會背棄的發聲工具,正如他自己所說,「一個作家之所以為作家,就如同他之所以為猶太人或黑人一般,成功當然有所鼓勵,受到讀者的青睞是很有激勵的,然而,這些只是附加價值,因為,一個好的作家無論如何都會寫,即使他的鞋子需要修補,即使他的書賣不出去。」

【新聞連結】





2014/4/23 「兩岸小豬教父 掀起養豬大革命」

兩岸小豬教父 掀起養豬大革命

摘錄自:天下雜誌電子報                        2014/4/22
2014-04-16天下雜誌 545 作者:陳良榕

天下雜誌電子報 - 20140423
圖片來源:鍾士為
「安佑打噴嚏,中國養豬業大地震。」亞太地區小豬飼料第一大廠安佑創辦人洪平,幾乎以一人之力,帶動一場影響兩岸養豬業深遠的「乳豬養育革命」。

近幾個月,台灣飽受小豬下痢病毒肆虐,豬隻大量死亡。從南到北,相關行業莫不哀鴻遍野。

然而,台南近郊,甘蔗田圍繞的仁德工業區內,卻有一家豬飼料廠生意火紅,進出的貨車絡繹不絕。「這幾天,我們員工還得加班趕工,」安佑生物科技集團創辦人兼執行長洪平溫溫地笑著說。

原來,多數養豬場為了杜絕下痢病毒傳染,乾脆釜底抽薪,將初生小豬抱離母豬。

這使得被迫提早斷奶的乳豬,未來一個多月,只能食用一系列小豬專用奶粉、飼料,如同人類嬰兒的母乳配方奶粉、斷奶食品一般。

而在養豬界之外,罕為人知的安佑,其實已是亞太地區小豬飼料第一大廠。也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在農業生技領域竄起速度最快、表現最亮眼的中國台商。

仁德的台灣安佑總部,是一棟二十多年歷史,歷經風霜的三層樓房,旁邊連接著小學操場大小的工廠、倉庫。

而在中國,安佑分布二十六省份的三十五座飼料加工廠,幾乎規模都比台灣廠大。年產能合計達一百萬噸,足足是台灣廠的二十倍。

帶動「乳豬養育革命」

安佑的成長故事,與泡麵領域的康師傅,兒童零食領域的旺旺類似。他們原本都是台灣「B咖」,在中國市場的狂飆推動下,脫胎茁壯為亞洲「A咖」。

只不過,安佑的故事,多了點學術味。

今年六十四歲,外表樸實斯文,像個大學教授的洪平,有兩岸「小豬飼料教父」之稱。

他幾乎以一人之力,帶動一場影響兩岸養豬業深遠的「乳豬養育革命」。

他孜孜不倦地教育豬農,小豬出生後的「關鍵三十五天」最為重要。吸母奶的第十天後,開始食用含脫脂奶粉、乳清粉、血漿粉、酵母、活菌等數十種複雜成分的專用「斷奶飼料」(業界稱人工乳、教槽料)。幼豬的育成率與成豬健康,都將戲劇性地大幅改善。

現在,中國每十隻初生乳豬,便有一隻靠著安佑飼料長大、轉骨。根據安佑估計,全中國去年共有七千五百萬隻「安佑寶寶」。

也難怪豬營養學專家、台大動物科學系副教授魏恆巍會這樣形容:「安佑打個噴嚏,中國養豬業會大地震。」

成立二十二年的安佑集團,二○一三年營收約為四十億人民幣(一九四億台幣),較前一年成長三成。

根據台灣飼料第一大廠,大成長城集團香港上市的大成食品(東亞)年報,二○一二年該集團中國區飼料收入為三十.七億元人民幣,較安佑為低。

也就是說,安佑已超過這家較它資深三十年的前輩,成為中國第一大飼料台商。

看上安佑在中國幼畜飼料的龍頭地位,世界銀行甚至找上門,以協助發展中國家農業的名義,將在今年投資安佑兩千萬美元。

洪平,這個台灣畜產業的後起之秀,可說一生都在飼料堆裡打滾。

他的父母都是安徽蕪湖人。父親洪夢禹,黃埔軍校第十七期畢業,經歷對日抗戰、國共內戰,到了台灣解甲歸田。夫婦一起到彰化八卦山腳下養雞。從一窩小雞養起,幾年間竟創出三萬多隻蛋雞的大事業,儼然成為地方的養雞大王。

飼料教科書 奠定兩岸地位

洪平從小就協助家人調配飼料餵雞,耳濡目染之下,培養出濃厚興趣,大學因此考進台灣農業科技重鎮─中興大學畜牧系。

豐富的實務經驗,加上科班訓練,洪平在大學時期,已是業界小有名氣的飼料專家,課餘常接受廠家委託,協助調配雞鴨魚豬的飼料。

之後進入南部飼料廠工作,洪平更在工作之餘,苦讀日、英文資料,在三十三歲寫出台灣飼料業的「聖經」,四百多頁、資料詳盡的《飼料原料要覽》。

出版三十年以來,這本書盛譽不衰,至今已印到第八版,仍是台灣各大農學院必用的飼料學教科書,累積銷售超過一萬本。

甚至對岸養豬、飼料業,都是人手一本。這個無心插柳的結果,讓洪平日後到中國發展大為便利。

同行個個對他久仰大名,地位如同電影明星。而且,外表較實際年輕的洪平,還常讓對方大吃一驚,「原來你這麼年輕,以前都以為是個白髮蒼蒼的老教授。」

其實,醉心技術的洪平,一開始根本沒有創業打算。然而,他潛心研究出的小豬斷奶飼料配方,當時的東家,認為市場規模太小,而不願投入。

「這東西對豬的成長影響這麼大,為什麼不做?」他忿忿不平之下,遂在四十二歲那年,離職創立安佑。

洪平只花了幾個月時間,就證明自己是對的。第一批安佑斷奶飼料,迅速賣到供不應求。

一國兩豬 安佑的第一桶金

洪平的中興大學學弟,安佑總裁陳佐邦清楚記得,當時他剛進安佑當業務員,便趕貨趕到得全公司動員當「捆工」,包裝、運送飼料。

成立五年後,一場讓台灣養豬業遭遇空前浩劫的口蹄疫,差點讓安佑陷入經營困境,卻也成為洪平進入大陸市場的契機。

在九○年代的海峽兩岸,住著兩大群吃得好、住得好,睡覺還有電風扇吹的「豬中貴族」。

在中國南方,是運交港澳市民食用、一年三百萬頭的「供港豬」。很多香港人至今仍記得,每天有一列臭烘烘的活豬專用貨運火車,越過邊界運來香港。

「供港豬」為了因應港府對於品質、藥物殘留的嚴格要求,養殖場所、品種、所食飼料都遠較中國一般豬隻為佳,因此被戲稱為「一國兩豬」。

在台灣,則有一年高達八百萬頭的「供日豬」,因此讓台灣成為全球第二大豬肉出口國,出口總值一度高達十七億美元。但一九九七年口蹄疫爆發,疫區豬肉從此不能出口日本。養豬戶相繼倒閉、棄養,一年間,養豬業規模萎縮四成。

當時,洪平才剛與銀行貸款擴廠,經營迅速陷入困境。

貴人適時出現。浙江與湖北兩省國營農糧集團高層來台參訪,因為他們的寶貝「供港豬」,被香港檢出抗生素,慘遭退貨,所以希望邀請「飼料大師」洪平到武漢合資設廠,協助養出「安心豬」。

一年三百萬頭的「供港豬」,對品質的嚴格要求絲毫不亞於日本,洪平的高價斷奶飼料因此有用武之地,得以複製台灣成功經驗,成了餵養安佑在中國壯大的第一桶金。

「老實說,我們在中國推廣,大概只有前四個月比較辛苦,之後都很順了,」洪平說。

他印象中的最大難關。是在幾年前,深圳分公司的當地合夥股東,意圖強佔公司,甚至將台籍主管趕走。行為之惡劣,如同之前北京新光天地事件的飼料業翻版。洪平最後只得出售持股,另起爐灶。

回憶此事,洪平只淡淡地說,「遇到這種事,你找海基會什麼都沒有用,各顯神通就對了。」一語道盡中國市場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

在小池塘裡當大魚

安佑得以快速發展,一開始的定位正確也是一大關鍵。

前杜邦特殊作物部中國與東南亞區總經理、安佑研究院院長汪德中分析,小豬飼料規模遠較傳統飼料為小,因此長期被大廠忽略,又有一定的技術門檻,安佑全力以赴,便得以「在小池塘當大魚」。

「小豬料是大陸飼料業含金量比較大的一塊,安佑切得很漂亮,」大成長城台灣總經理莊坤炎說。

小豬飼料技術門檻高,利潤空間也較大。洪平透露,安佑的淨利率達到五%,遠高於飼料業平均二%的水準。

在已成「一片紅海」的飼料業,其他中國豬飼料大廠,諸如雙胞胎、大北農,也積極搶進小豬飼料這塊「最後樂土」,與安佑正面交戰。

對此洪平並不擔心,因為經過十幾年發展,安佑已在豬農心中建立響亮品牌地位,不是那麼容易被取代。「接下來靠的是品牌力了。」

真正令洪平掛心的,是五年後的一場大決戰。

他從公事包翻出一份集團內部的研究報告。標題赫然是「大發展,大淘汰!」

報告預期,未來十年內,世界三十大農業綜合集團,將有一半屬於中國企業。

五年後的大發展、大考驗

剛完成併購美國最大豬肉商「史密斯菲德肉品集團」,即將在香港上市的河南雙匯便是一例。

在這過程中,將出現一場規模空前的產業整併潮。中國現有幾家從豬肉下游,一路整合到養豬的超級大廠,例如雙匯、溫氏、雨潤、以及泰國正大,都將完成進一步的整合,進入飼料業。

「未來中國飼料業沒有小而美的空間了,」他眉毛深鎖說。

他現在的一連串佈局,都是為此備戰。包括已完成會計師審計,預計二○一五年在上海上市的計劃;以及在江蘇太倉,新成立有一百多名研究人員的研發總部,研發出以香精油取代抗生素等此類無毒、低碳的新型養豬技術。

洪平深知,安佑身為「台灣品牌」的優質、安全農產品形象,是在列強環伺中突圍的最大憑恃。

安佑的未來如何,就繫於這一役。



2014/4/23 「獨行在邊境 從放逐到回歸」

獨行在邊境 從放逐到回歸

摘錄自:Career職場情報誌 電子報                     2014/4/23
撰文◎林郡妙

2年前,當時24歲的廖芸婕卸下《蘋果日報》記者身分,用25萬元單槍匹馬走過十餘國,探訪觀光客罕至的邊境地帶。將近1年的旅程,不但讓她重新省思人生,出發前困惑的生命課題也找到了答案。對她而言,一個人旅行與其說是「放逐」,不如說是對自我的重新回顧與前瞻。

重新尋找新聞工作的初衷

廖芸婕讀國中時發生921大地震,從此懷抱記者夢,以戰地記者為人生目標。政大新聞系畢業後,她順利進入媒體,在大報跑房地產線,工作表現亮眼、每週都有機會負責特別企劃報導。1年下來,工作與生活走得很順,但她卻陷入迷惘。

大學時期她擔任志工,經常深入原住民部落,「我最關注的還是小人物、在地文化,報社工作雖然偶爾也探討都更、奢侈稅等議題,但主要還是採訪財團大老闆與豪宅新案,似乎背離我當初的理想與期望。」

照著這樣的步伐走下去,人生與事業發展不成問題,但她不禁自忖:「到了3040歲以後,我還要繼續這樣的人生嗎?」如果人生只能出走一回,何不趁著尚無婚姻、家庭、房貸、車貸等現實束縛,一切都還放得下的20來歲出發?

於是她毅然辭職,決定拿出25萬元存款,走訪至少10個國家。這是她人生第一次出國自助旅行,卻捨棄觀光景點,鎖定邊境、疆界等旅人稀少的地區,期待用自己的雙眼,從被建構的表象中挖掘真實的樣貌,更渴望在旅途中找回昔日的信念與夢想。

刻意去看不一樣的世界

也許是大學時代參加登山隊磨練出的勇氣,讓廖芸婕這樣一個外表羸弱的女孩,敢一個人走過世界上少為人知的偏遠角落。

將近1年的時間,她探訪泰緬邊境、寮國、柬埔寨、越南、圖博〈西藏〉、尼泊爾、印度、巴爾幹半島、內蒙古、黑龍江、新疆,目睹昔日的集中營與屠殺場所遺留下的怵目驚心、搭著巴士在顛簸山路裡奔馳、雙腳踩踏在海拔5,000公尺的高山、在極簡陋的民宿洗冷水澡、全身被百元民宿裡的床蝨咬傷、被不夠誠實的商家誆騙,也受到不少當地人的熱情招待……。

用寬容與理解看待眾生

她在旅途中不只一次思鄉,中途也因簽證問題短暫返台2個月,還一度因家鄉的熟悉與安逸感而捨不得再出發,但她終究還是完成了旅程。一路雖然走得艱辛,卻讓她看見不一樣的自己。

「旅途中被騙、被搶、置身險境、與當地人吵架……,讓我看到自己在不同環境下的反應與表現,也一再驚訝原來我還有這一面。」例如在越南時,當地欺騙觀光客像是全民運動,攤販、商人見著外國人,總是獅子大開口,原本個性溫和的她,也變得脾氣暴躁。後來將這段經歷寫進《獨行在邊境》書裡,連朋友看了都不敢相信這是廖芸婕。

旅行讓她重新認識自己,也對「人性」有了新的解讀,「一個國家的民族性會如此,很可能是國家的歷史演變使然,也可能是長期在你爭我搶的環境中造成。」有人問她,這趟旅程讓她對人性更信任、還是更不信任?她的答案是會更「寬容」與「理解」,因為她領悟到,人會隨著環境衍生出各種可能性,她不再將一個人的好與壞歸咎於個人因素,反能以客觀角度看待眾生。

獨行,才有思考的時間

走過有「歐洲火藥庫」之稱的巴爾幹半島,也一探流血衝突不斷的喀什米爾,廖芸婕在這些飽受戰火摧殘的土地上,目睹戰爭的殘酷與生命的脆弱,不僅更堅定了她挺進前線、發掘真相的新聞工作理想,也讓她更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以前常為了工作忽略身邊的家人朋友,現在感悟到生命的稍縱即逝,反而覺得再沒有什麼比與家人相處更重要了。」

廖芸婕說,旅行的所見所聞,甚或只是搭車時的短暫放空,都使她想透了很多以前百思不解的事情,這也是一個人獨行的最大好處。僅管偶爾會因安全考量,而與其他旅人結伴同行,但多數時候,她還是習慣一個人走。因為,獨行省去了與同伴的交談與互動,不必絞盡腦汁想話題,也不用花時間妥協,可以留給自己更多思考的時間,不會因為談話而錯過了沿途的人事物。

飛得愈久,對國家的根紮得愈深

此行最難忘的回憶是在中國。「多數中國人都對造訪當地的台灣人很好,一方面感念流著同樣血液的自家人分隔這麼多年再重逢,一方面又很想要同化你,盼望台灣早日回歸。在其他國家,你不會感受到這麼微妙的互動。」廖芸婕說,兩岸長久的政治與歷史糾葛,談起中國,總比其他國家帶有更多的既定成見和負面印象,但到了當地,在彼此熱烈交流中,這些成見不攻自破。

不過,國族認同問題,不只是到中國才會遇到。一路上,每當拿出護照時,看著這個小本子是被蓋章、是被釘上一張薄紙、還是直接被拒絕;看到老有人以為你來自中國,或分不清台灣與泰國時,總會促使她思考「自己是誰?」「來自哪裡?」「自己與國家的未來何去何從?」

出國後,她對國家的認同變得更強烈,「出去得愈久,我愈會回頭看台灣,想著自己應該怎麼做,對這片土地會更好。」

從旅行找到人生困惑的解答

原本沒有出書打算,廖芸婕回國後,在出版社的力邀下,最近終於把這段心路歷程化為文字、集結成書。她一邊配合新書宣傳,一邊思考下一步怎麼走,未來仍想走新聞這條路,只是不想只把報導角度放在台灣,而會與世界有所連結。

廖芸婕認為,「台灣看到的國際新聞太少了,我想做的新聞是把台灣當前的問題處境,與國際上正面臨或經歷過相同問題、並且成功克服的例子串連起來,讓大家想一想有什麼方法讓台灣更好,也刺激制定政策者做更多層面的思考。」

難道不擔心這種理想,與當今媒體生態格格不入?廖芸婕自信地說,「即使會很窮、很累,或僅能憑一己之力去做,我都想嘗試。旅行過後,我相信任何事都有其可能性。」

邊境獨行之旅,讓她原本動搖的新聞信念重新堅定,人生也有更明確的方向。對廖芸婕來說,旅行本身不是目的,而是「自我整頓」的手段。長途旅行出發前,個人體能的鍛鍊、對目的地做足功課固然重要,但更得想清楚「為何而去」,才不至於在旅途中迷失自我。 



2014/4/23 「國外短期進修 設計與餐飲超夯」

國外短期進修 設計與餐飲超夯

摘錄自:Career職場情報誌 電子報                     2014/4/23
撰文◎伊娃兒.撒布

留學費用昂貴,外語門檻又高,在經濟考量之下,到國外短期進修專業課程,成為儲備競爭力或培養一技之長的熱門管道。除了行銷、會計等商業課程外,藝術設計、餐飲廚藝的短期專業課程,近年成為到國外充電的新寵兒。

以美國為例,「留學家教育諮詢中心」行銷總監許嘉惠表示,受到經濟低迷不振的影響,到美國攻讀「學位」和「非學位」課程的比例,從原本的7:3消長為 6:4,進修短期非學位課程者增加了1成,其中又以在職進修的社會人士居多,選讀課程以商科為主。

除了提升職場競爭力的商業課程,利用短期到國外研讀藝術設計、餐飲課程的人也增多,其中又以法國藍帶廚藝學院、倫敦藝術大學課程最受歡迎。

商業課程不再一支獨秀

藍帶廚藝學院大中華區經理商凌燕表示,近兩年亞洲地區學習料理的人快速成長,光是台灣學生就增加3成,每年約有200300位台灣人,在全世界各地進修藍帶廚藝學院的課程,尤其以烘培最為熱門。

有鑑於此,2年前藍帶廚藝學院特別在日本分校,開辦3個月結業的中文密集班,目前班上有8成學生來自台灣。商凌燕分析,台生激增的主要原因在於,台灣餐飲市場成熟,許多人希望透過學習料理培養一技之長,增加職涯發展的可能性,再加上名人畢業生的加持宣傳,使得藍帶廚藝學院課程大受歡迎。

負責倫敦藝術大學在台招生的「伊林文教事業」資深顧問林妘宸表示,這兩年去英國進修藝術設計短期專業課程者也持續成長,申請人以上班族居多,進修課程以英文加藝術設計為主,其次為時尚行銷、室內設計,去英國學插畫的人也不少。另外,創意探索(Cool Hunting)是最近比較受歡迎的短期課程。

美國》商業課程時數比較重

雖然到美國進修專業短期課程,仍以會計、行銷等商業課程為主,但許嘉惠表示,藝術類如時尚行銷、電影製作、美甲課程,以及餐飲管理課程,近年來都有成長的趨勢。

美國大部分專業短期課程以48週為一期,每週上課12天,一天36小時,但商科課程的時數則比較重。目前詢問度最高的是柏克萊短期商業專業進修課程,不僅上課時數較長,以34個月為一學期,每週上課5天,每天上12小時,而且課程結束後,學校還會安排到企業實習,課程內容相當紮實,但相對門檻也較高,必須具備TOFEL 80的程度。

藝術類課程如時尚行銷、電影製作等,上課時間較短,大多為期34週,主要上課地點在紐約和加州,由於語言和專業課程可以同時上課,因此申請門檻較低,即使沒有英文測驗成績也可以申請,因此吸引不少上班族進修。

倫敦藝大》吸引眾多非設計背景者

英國文創產業發展燦然有成,近年到英國學設計蔚為風潮,在免簽證的驅動下,到英國進修短期設計課程者不計其數,其中倫敦藝術大學更是許多人的首選。

林妘宸表示,倫敦藝術大學多數短期專業課程為不定期開課,有些課程一年只開一次,有的一年開班多次,課程長度多為4週一期,進修前最好先做確認。

雖然到倫敦藝術大學念短期設計課程的人逐年成長,但林妘宸現,報名者多為「非設計背景」的上班族,希望透過短期進修一圓設計夢,其次才是想精進專業的設計工作者。雖然課程以實作為主,並沒有設定英文門檻,但她建議最好具備雅思5分的程度,學習效果較佳。

目前在科技公司擔任專案管理的Barbie,由對服裝設計有興趣,趁著工作空檔申請倫敦藝術大學倫敦時尚學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2個月的時尚行銷短期課程。她表示,課程內容非常紮實且著重實際操作,其中有2/3課程內容與時尚設計相關,如色彩的運用、衣服如何打版等。雖然回台灣之後,自己並沒有從事時尚工作,但回到職場後,卻無形中建立產品設計美感的獨特見解。

藍帶學院》台灣人學烘焙的朝聖地

下午茶文化興起,帶動台灣人到藍帶廚藝學院進修的風潮,只要對美食充滿熱情,具備高中以上學歷,即使沒有廚藝背景和資歷,甚至沒有語文能力鑑定,依然可以申請。

商凌燕表示,學廚藝的熱情非常重要,因此藍帶在招生時,特別看重申請者的研讀動機和計畫。雖然對申請者沒有嚴格的語言限制,但若英文能力強,藍帶全球各分校都可以去;若英文能力不好,則多數台灣學生會選擇距離較近、且提供中文翻譯的日本校區,其次才是法國校區和澳洲校區。

協助申請的「捷登遊學中心」諮詢顧問施郁華表示,目前到藍帶進修的學生,9成都不是餐飲科系畢業,純粹是出於興趣、想要培養一技之長才去進修,其中以女生居多,進修課程也以糕點、烘培為主。

施郁華建議,雖然申請者沒有明文規定語言門檻,但若到英文系國家,最好還是得具備雅思5.5以上的程度,出發前最好先買一套藍帶英文食譜,熟記食材單字,以縮短適應期。

藍帶廚藝學院很重視下課後的練習,因此出國進修的預算,除了要備妥學費、生活費,還要額外準備在家練習的食材費用。

日本》專門學校有提供就業輔導

與其他英語系國家不同,到日本進修專業課程,不但語言門檻高,研讀時間也至少1年起跳。

JPTIP日本教育事業部經理張馨云表示,多數日本專業進修課程,要求必須具備日文檢定JLPT N2以上的程度,因此很少有學生會直接在台灣申請短期專業課程,而會先到日本上一段時間的日文課程之後,再銜接專門學校的課程。

張馨云表示,日本專門學校課程絕大多數都為期2年,許多人會去日本念這些專門學校,主要是看中第二年有輔導就業的服務,有助於留在日本就業。近年台灣人對日本專門學校的詢問度很高,有些學校甚至直接來台灣招生,只要語言程度達到合格標準,通過面試就直接錄取。

過去,多數台灣學生是到日本專門學校進修口譯課程,但近年則以設計、電腦動畫、旅館管理和商業課程最受歡迎。此外,烘培和料理課程詢問度也很高,語言門檻相較於其他課程也較低。至於近年火紅的藍帶廚藝學院日本分校,雖然課程有中文翻譯,但因為課後需要自行買食材練習,因此最好要具備一般生活會話日文檢定JLPT N3程度。